温煜day

【韩叶】矛与拳

时间私设第十赛季季后赛八强对决前夕,细节考据党若拍,请轻拍m(._.)m


5月29日,兴欣网吧收到了一个包裹,收件人:叶修,寄件人署名空白,Q市两字笔墨浓黑稳重。 

叶修一众人大清早就去上林苑,备战之后与蓝雨的赛事了。陈果收的包裹,看到寄件处明显愣了一下。作为曾经嘉世兼叶修的脑残粉,虽然以前叶修的消息密不透风,现在多多少少也因叶修的嘲讽无下限降了不少印象分,但总归还是惯性的在获取叶修的一手资料后,以粉丝的职业操守将生日星座血型之类的数据倒背如流。生日礼物兴欣是早有准备的,只是没想到还有粉丝寄了礼物,而且还是Q市的。看到Q市,陈果第一带入的就是霸图粉丝的嘘声。

 

“呦,Q市送来的,老叶你可要小心,没准霸图粉在里面装了断手断脚之类的。”魏琛看到陈果手中的包裹时,第一时间发表感想,语重心长颇像为叶修人生安全考虑的好好前辈。

“断手断脚?太没杀伤力了吧,放个定时炸弹还差不多。”方锐第二个发表感想。

“嫉妒哥有粉丝就直说啊。”叶修叼着烟,烟雾朦胧了棱角。

包子一脸佩服样,“老大就是了不起,有粉丝送礼物,我也要好好干了!”

“嫉妒你?想当初老夫年少轻狂横扫荣耀时,不知道每天要收多少这样的信件包裹。”

“老魏,作为我的手下败将撒谎没什么意思啊,咱们兴欣,最讲究的就是诚实,脚踏实地做人。”

这话听着陈果都心虚的抖了两下,诚实?兴欣最不缺的就是公众频套里说一套行动上做另一套的人吧……

不过陈果对这Q市粉丝寄来的礼物还是挺好奇的,连带着眼神在包裹上停留了不少时间,恨不得从外能看出朵花来。

“轻风键盘和鼠标。”叶修懒懒的说了一句。

“啊?”陈果还没会过来。

“送的是轻风键盘和鼠标。”

“我去,老叶你还练出透视眼来了?”魏琛帮陈果把心里话问了出来。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老韩那人,一如既往,每年轻风键盘和鼠标,不带变化的。”

……

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训练室如冷场般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只有叶修还在敲击的键盘声。

Q市,韩文清,叶修十年的死敌,生日送礼物?

“你在开玩笑?”方锐吐槽。

“你他妈的在开玩笑?”魏琛吐槽。

叶修抖抖肩,眉眼云淡风轻,“哥可不像你们,我最讲究的就是诚实做人。”

陈果又是一阵无语,虽然叶修这般模样早就见怪不怪了。

倒是之前一直没有说话的苏沐橙,此时笑嘻嘻的开口了:“韩队对这方面还真是执着。”

……

……

训练室再次冷场,之前若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那么现在就是秋风扫落叶冷汗何寂寂。叶修抖了抖烟,烟灰准确的落在了烟灰缸里,星火在两指间忽明忽暗,叶修叹了口气:“现在的小鬼真是没长见识,就这样的心脏,怎么在兴欣混,我对我们的未来很是担忧啊。”

虽说场上是敌人,场下是朋友,但是就按他们职业选手私下的交情来说,可没觉得韩文清和叶修到了闺中密友生日互送礼物的程度。况且两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可没女生那样讲究,出去吃顿饭干杯酒也就算生日庆祝了。韩文清那张钱包脸,精心准备礼物送给叶修这个仇恨拉得妥妥的嘲讽脸,怎么想都画风不对。

 

大多数人认为韩文清与叶修的渊源始于荣耀第一赛季,大漠孤烟对阵一叶之秋,最终拳法家倒在战斗法师的一杆却邪下,止步于总决赛门外,霸图粉与嘉世粉的梁子也就此结下。从第一赛季直至第八赛季,矛与拳的对阵未曾有一方向后退缩。第十赛季,叶修带着散人君莫笑和银武千机伞重回赛场,职业变了,矛与拳也变成了伞与拳,但两人在赛场上的针锋相对却一直未变,“宿敌”两字被命运凝练成坚。十年对手,最多回忆,从头到尾,悲喜交加。

在荣耀联盟中,提到最佳搭档众玩家可能会各执一词,繁花血景双鬼拍阵战法与枪炮……但如果荣耀联盟新增一个最佳对手的奖项,无论玩家还是职业选手,最先想到的就是韩文清和叶修。“十年宿敌”,荣耀中仅此一对,除此之外,绝无仅有。

韩文清把他与叶修的关系定义为孽缘,他与叶修的渊源若要追溯,那是联盟赛事还未开始的更为久远的夏日。第一区,50级拳法家与50级战斗法师各为领队带着队伍在洪荒之漠相遇,目标:野图BOSS驼人萨冷。

“呦,大漠孤烟,这名字起的,真是符合这地图的意境。”

韩文清与叶修两人交集的第一句话,是由叶修开始的。

韩文清不做理睬,操纵着大漠孤烟坚定不移的朝着BOSS萨冷冲去。

冷不防一杆战矛突然刺来,大漠孤烟反应极快地从矛上跃过,刚落地,对方一个碎霸180度横扫,大漠孤烟双拳交叉合十招架攻击。

“大漠孤烟,你很嚣张啊,对一名战斗法师竟敢爱理不理。”

韩文清身边的队员都不禁冷汗,“嚣张”?眼前这个顶着一叶之秋ID号的确定在说他们的领队?虽然线下没有见面,但韩文清给他们的感觉就是一名将沉稳与勇猛融合的相当完美的高手玩家。况且,什么叫不理战斗法师就是很嚣张啊?搞得像是战法第一职业只要一出谁敢不从似的。

队长不理的好,顶着霸气雄图队名的队员在这一刻很默契的感叹道。

“我不喜欢跟人讲废话。”伴随着话音落下的,是大漠孤烟威风凛凛的右拳。

“一边说话一边出拳,兄弟,玩猥琐流的?”

这次韩文清直接忽略叶修,干脆把叶修的话视为废话,刚劲有力的出拳是他最好的回应。

猛虎一般虎虎生威的拳法,飒爽潇洒寒光毕露的矛法,一望无际广袤无垠的沙漠成为了布景,矛与拳在这片黄沙土地上正面对决毫不避让。每一个碰撞都是一个精彩的瞬间,两人就像久久未遇与己匹敌的高手,战意化作猛烈的攻势,热血燃烧在这片洪荒之漠上。战,痛痛快快的战,酣畅淋漓的战,矛与拳的击撞,拳法家与战斗法师的角逐,野图BOSS这时候仿佛成了NPC,两人似乎忘记了自己抢野图BOSS的目的,洪荒之漠不过是竞技场的一个地图而已。

和韩文清、叶修组队的队员面面相觑,这上也不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种水平的对决他们没有插手的份,上去纯粹是比划几下技能给高质量比赛添堵么,作为热爱荣耀的一员他们其实还是相当乐意围观这种对决的;可这不上吧,岂不是兄弟有难不有难同当么,而且两位队长啊,你们再打下去萨冷就要被别的队抢走了啊!!!

“兄弟,水平不错么。”叶修的语音传入韩文清的耳机里,清爽自然的少年音,以及一丝不可名状的狡黠。

“你也不赖。”韩文清中肯的评价道,声音沉稳,与年龄相差甚多的老成。

“我说兄弟,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队啊。”

韩文清瞥了眼一叶之秋ID前的队伍名,“嘉王朝”,手下操作不带停歇。

角色面无表情,叶修却仿佛透过电脑屏幕看到了韩文清刚刚的视线。

“怎么样,我们的队伍名帅吧,是不是眼睛都被闪瞎了!”

饶是韩文清,此刻也只能输入“……”来回复。

“游戏公司不是出了个公告么,要成立荣耀联盟举办大赛,欢迎各大玩家组队参加。”

“我们这队伍,就是冲荣耀最高赛事去的。”

““嘉王朝”,看到了么,建立王朝,就看你了!”

“兄弟,有没有兴趣啊,看你水平这么高,我捎你一程。”

霸气雄图的其他队员听的一愣一愣的,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这荣耀赛事的第一届还在筹办中,这人是以多大的口气对未知的对手未知的赛事说出“建立王朝”这四个字的啊!你当荣耀是你开,冠军随便摘么?

“很不凑巧,我的队伍也以此为目标。”

这句话发出后,矛与拳的攻势出奇一致的停下来。

霸气雄图的队员听到自己队长的回复,顿时有一种跪下瞻仰大喊“老大就是牛逼”的冲动,丝毫没有感觉这是在说大话,这是在不要脸,而是霸气外漏纯爷们不解释。

“是么。”后面跟了一个叼烟的大兵表情。

“真是可惜了。”

“你可是错过了一个拿冠军的机会。”

然后最后一句,叶修说,

“赛场上见。”

这一见,就是十年。

 

结果在第一届联盟赛事上,他们在常规赛的第一场就见到了,大漠孤烟见到了一叶之秋,韩文清见到了叶修。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黑色的头发杂乱的盖过半耳,细长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烟,身穿干净清爽的运动装,眉眼间带着懒懒的笑。清秀与不修边幅,两个矛盾的词在叶修身上完美的融洽出另一种气质。

而在叶修的脑海里,印象最深的是韩文清深沉坚毅的目光,和最终大漠孤烟倒在战矛却邪下,坚定不移的语气,“明年我会赢”。

“厉害的对手”,叶修对韩文清如此下了结论,无论哪方面。

 

叶修的话一语成箴,他与网游中结交的可靠的伙伴,真的一起建立了一个王朝,一个真正的“嘉王朝”,荣耀第一人“斗神”之名,成为了荣耀中的一个传奇。

荣耀联盟一度担心,冠军就这么被叶修和他带领的嘉世垄断下去,比赛会不会因为失去了结果的不确定性而索然无味,让联盟赛事就此沉沦下去。

还好,联盟的担忧并没有实现,打破联盟担忧的,是霸图。

叶修的话一语成箴,而连续三次拜倒在嘉世下的韩文清,连续三年说的那句“明年我会赢”也终于在第四赛季成真,霸图夺冠,打倒了嘉世的不败神话。第四赛季,屹立在荣耀之巅的赫然是韩文清的大漠孤烟和他身后的霸图。

记者采访韩文清夺冠后的想法时,韩文清并没有显露出特别骄傲的神采,如同平常一般,眼神坚毅,直面镜头说道“一如既往”。

是的,一如既往。

一如既往的拼搏在赛场上,一如既往的将冠军视为目标,一如既往的为荣耀而战。

一如既往的,

拼劲全力斩杀那个叫做叶修的对手。

于是十年,乐此不彼。

 

第五赛季,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横扫荣耀联盟,微草战队强势崛起,而嘉世这个昔日的王朝却泯灭荣光,被拒于季后赛门外。

属于嘉世的不败神话在第五赛季完完全全成为了过去,众多优秀选手的涌入和战队的崛起,告诉众人荣耀不再是一人称霸,而是群雄割据。

 

嘉世常规赛的最后一场韩文清有去看,团队赛的时候,他忍不住皱眉。说是嘉世,但又有点不像以前和他对阵的嘉世,除了第四赛季加入嘉世的沐雨橙风这个最佳搭档,其他嘉世的角色仿佛游离在战术之外,表现着职业选手的水平但却脱离了与主队核心的配合。

不出意料的,在最关键的团队赛上,嘉世输了,按照积分,提前出局与季后赛无缘。

赛后通道里,韩文清遇到了叶修,他披着嘉世的队服倚在墙壁,烟圈从嘴中缓缓吐出,萧然不语,烟雾颓散。

这个和他一起从联盟初期战斗至今的选手,经历了三连冠的荣耀,被霸图打败与冠军一步之遥的遗憾,以及现在无缘季后赛的落败。韩文清见到最多的就是他云淡风轻满不在乎的模样,而现在,这位嘉世的队长,他的老对手,他从叶修身上明显感到落寞的情绪。

听到脚步声,叶修向韩文清的方向望去。

“是老韩啊。”

韩文清点头,看着叶修。

叶修轻笑了一声,仿佛自嘲,又把头转回去望着对面的墙壁,抬起手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表情在烟雾中模糊不定。

“嘉世输了。”

叶修的左手插在口袋里,手掌握拳又松开,仿佛什么匆匆而走,松开的手掌又再度内握成拳。

韩文清心里有些沉闷,看着叶修的模样心头酸涩,绵绵痛感刺痛身上每一角落,这种种情绪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这位一向被誉为荣耀中最富男子气的霸图队长身上。但韩文清从不会否认自己的心情,在这一刻,他心疼叶修。

韩文清走到叶修面前,伸出握成拳的右手,目光直视叶修。

叶修一愣,随即莞尔一笑,将左手伸出来。

两拳相碰。

韩文清说:“明年再来。”

叶修笑笑,说:“当然。”

“老韩,季后赛加油。”

韩文清也笑,一如既往的豪迈,“当然”。

霸图对阵微草的决赛,最后以霸图的落败告终,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带领着微草走向了最高的荣耀。而这次充当背景布的,是第四赛季的冠军霸图。与冠军一步之遥,但一步就是一步,第五赛季胜利的欢笑,属于微草而非霸图。

在记者招待会上,韩文清对着媒体只说了一句话。

“明年,冠军属于霸图!”坚定不移。

第五赛季已经属于过去,脚步向前迈去,追逐荣耀永不停歇。

晚上,叶修用企鹅Q他。

“老韩,口气真大。有我在,你们还想拿冠军?”得意的表情紧随其后。

韩文清能想象的出叶修在屏幕后一脸无赖的样子,无缘冠军说毫不遗憾是不可能的,而现在韩文清的心情出奇的好了不少。

韩文清回复,“赛场上用行动说话。”

消息刚刚发出,叶修就回了。

“赛场上一如既往的击败你。”

叶修这句话直接盗用韩文清的代名词,并用的很是顺畅,嘴角呢喃轻笑。

韩文清身子后仰,贴着椅背,抬头望着举过头顶的右手。吊灯的光线从五指的缝隙间穿过,韩文清看着明亮却并不晃眼的光线,慢慢并拢手指,紧握成拳。双眼闭上,心里溢出一声轻笑,仿佛又想到了赛场上无数次大漠孤烟与一叶之秋的对决。

 

第六赛季,嘉世再次无缘季后赛,报纸上“斗神落败”,“叶秋状态下滑”等各种有关叶修的负面消息铺天盖地。

可韩文清这个和叶修多年对手,在赛场上正面对决的宿敌却甚是明了,叶修状态并没有下滑,只是嘉世某些人的人心,已经散了。

韩文清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但他看不惯叶修在战队中孤立在外,也看不惯叶修被毫不知情的人妄加评论。他不会插手嘉世的事,但他会过问、会担忧、会关心那个叫叶修的人,那个渗透在他的荣耀里,以至于渗透到他呼吸中每一角落的人。

决赛完后的晚上,韩文清拨通嘉世的公用电话。接电话的是苏沐橙,听到是韩文清的声音,说了句“稍等”,就叫叶修来接电话了。

“韩队找。”苏沐橙笑着对叶修说,叶修正在嘉世训练营指导新人,听到苏沐橙的话时一愣。

“喂,老韩?”

“恩。”

“怎么,要请我吃夜宵啊。”

俩人现在明显不在一个市,韩文清没有理会叶修的插科打诨。

“你和嘉世怎么回事。”

听筒里有好几秒都没有声音。

“啊,这次又没进季后赛,真可惜。”

韩文清眉心微拧,“我问的不是这个。”

这次是更久的静默,然后就听到叶修一贯嘲讽的调笑语气。

“怎么老韩,想打听我们嘉世的机密啊,没门。”

韩文清郑重的开口,比起任何采访都要郑重的口吻,“叶修,别被我之外的人轻易打趴下了。”

叶修笑了,望着窗外夜空明亮的星彩,“那当然,你以为我是谁。”

“还有老韩,别睁眼说瞎话。”

“明明是我一直把你打趴下。”

 

第八赛季,叶修宣布退役。

“没出息”,韩文清恶狠狠的评价道。他知道嘉世内部的矛盾,但他打从心底里不喜欢这种方式,在荣耀的追逐上从未妥协的叶修向俱乐部妥协了,他无法接受。但更多的,他承认是没有叶修的赛季让他感到寂寞,甚至烦躁。

说着“那当然,你以为我是谁”的家伙不在了,韩文清的心里空落了一部分。

全明星周末上,那记打出的“龙抬头”令全场沸腾。韩文清第一个站了起来,问道“谁在台上”。但其实他心里早已有个答案,是叶修!

面对对于叶修可能回归赛场的采访,韩文清毫不避讳的对着镜头说了一句:“我等你回来。”

在企鹅上,叶修弹他:“哟,老韩,没想到你这么想哥啊。”

“是,想快点再在赛场上把你击杀。”

叶修发了个惊讶的表情。

“老韩,好久不见,功力见长啊!”

韩文清一脸好笑的把聊天框关上,点开训练系统。

第十赛季,场上见。

 

不出韩文清的意料,不如说他一直就是这么坚信的。叶修一路披荆斩棘,带着一支名为“兴欣”的草根战队从挑战赛杀来,赢得职业联赛的入场券。这个男人,一手颠覆了自己亲自建立的王朝,然后重新回归,他说“我回来了”。

多年来的默契,深入骨髓。

 

在兴欣训练室众人无言的静寂中,叶修借用苏沐橙的电话旁若无人的走到门外,给韩文清打了个电话。即使不看通讯录,号码也烂熟于心。

“喂。”

“我借的沐橙的手机。”

“恩。”

“礼物我收到了。”

“看来送货挺快的。”

叶修盘弄着手上的打火机,调笑道:“我说老韩,轻风的用着顺手,也不至于每年一样吧。”

话筒里一时没有声音。

“呦,被哥猜中了。”

“你不喜欢?”

头回听到韩文清有些小心谨慎的声音,叶修差点把手中的打火机失手滑到地上。

“礼物一如既往,符合你的风格。”

叶修收敛了脸上的揶揄之色,正经说道:“老韩,谢谢。”

谢谢,你的生日礼物。

谢谢,我的多年对手。

“叶修。”

“恩?”

“生日快乐。”

——THE   END



评论(2)
热度(132)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 温煜day | Powered by LOFTER